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天漏了,奶奶說。 雨不停的下,沒有一刻要停的意思,一直下了一整天,一直下了一整夜,然後就一直的一整天一整夜的下。 一個星期過去了,又一個星期過去,奶奶就說天露了。 天露了就再也補不上了嗎?我的眼睛和天對接著,那大滴大滴的雨滴,從什麼地方滴下來?天上有一隻澆花壺嗎?誰在把弄著這把澆花壺?那該是怎樣的一隻手? 雨不停的下,奶奶不停地嘮叨。奶奶嘮叨煩了,雨還沒有下夠。 我不能出去,立在門口,看水泡一個接一個的從水中生出來,我到了也沒有明白那水泡是如何從水中生出來的,水中怎麼能生出那麼多的水泡泡呢? 我曾經看過奶奶燙了手,那手上立時就起了一個個大大的晶亮的水泡,奶奶說:“好疼好疼”,我不知道“疼”是什麼。 現在地上起了那麼多的水泡,地上也是燙的嗎?我的心裡有點疼。 我把手伸進水裡,水是涼的。 天漏了,雨無邊的下,我不能出去,我等著天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