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現在人們看電影都是坐在舒適的電影院裡,花上幾十元錢,享受一下視覺的震撼,或閒坐在家裡的沙發上,打開電影頻道,看一些電影院裡演過的激情大片,領略一下不花錢坐在家裡看電影的閒悠。現代人把看一場電影,當成吃一碗麵的事,隨情隨意,每天每時,只要有心情,看個通宵都可以。可越是容易,越覺得淡而無味,於是便常常想起童年時看電影的場景,那熱情,那場面,至今不忘。 小時候,最可盼的一件事就是看電影了,那時全鄉一個放映隊,各屯都演下來至少要一個多月,就是說,我們一年都看不上十次電影,但這少之又少的看電影次數,足以讓我們童幼的心充盈滿足和欣悅,每次演電影都讓我們歡呼雀躍的像過年一樣。那時農村沒有什麼娛樂活動,偶爾有一次二人轉,也是民間那種很粗俗的,沒有舞台,就在生產隊的馬棚裡,小一點的孩子,就坐在馬槽裡,那時連電燈都沒有,一盞昏暗的馬燈,掛在馬棚的最高處,發出微弱的光,一閃一閃的,像要墜落的星,遠處的人都看不見演員的真實面目,只能聽一聽聲音。看電影就不同了,高高的銀幕,寬闊的放映場,全屯的幾百人和鄰村的都能容納下,放映場地一般在大隊部門前或小學校的操場上,寬展而遼闊,在悠悠夜空下莊重而大氣,讓人呼吸順暢,熱情舒展,放開心胸和朗笑,享受寬展銀屏的魅力。 每次電影放映隊來了,孩子們就像過節一樣,奔走相告,有的聽到消息後還有跑到大隊部驗證真偽。有一次,五歲的小妹也擁擠在興奮的孩子中,被碰壞了額頭,晚上看電影時,享受母親一直抱在懷裡的待遇。每次演電影,大人們也特別關注,早早準備晚飯,一般飯菜要比平時好一些,還要為孩子們準備一些瓜子、玉米花之類的美食。天還沒黑的時候,我們盛滿喜悅和渴盼的心就已飛出家門,早早來到放映電影的地方,有時帶上板凳,為自己和家人選一個好位子。談情說愛的哥、姐們,更是早早相約而到,他們穿戴整齊而鮮艷,躲在熱鬧孩子的旁邊,沒有拉手的動作,只是保持尺八的距離,讓熱情、多情的眼晴相互對視,便有火花噴射。也有先來的大人們,一般都是扶著年邁的老人,後面的孩子為老人送來有靠背的椅子。人們等待著天上的小星快些升起,那個靜謐的夜快些來臨。 村裡演電影的秩序非常好,沒有人特別組織,都是一種自覺的行為。前面是孩子席地而坐,有的帶著棉墊,有的抱些柴草,有的就坐在地上;中間是坐凳子的,大多是女人和抱小孩的;後面站著的多數是身強力壯的男人和鄰村好熱鬧的。當幾根繩子拉起兩根碗口粗的竹槓,再把寬展的銀幕拉起時,全場沸騰了,孩子們手舞足蹈,大人們有說有笑。當遠處的發電機轟轟作響,當銀幕上有一束美麗的光點亮眾人的眼晴,孩子們舉起手臂,讓舞動的手指在銀幕上留下寬大的影像。此時的夜空,星星是靜謐的,偶爾有流星劃過,為碩大的露天放映場增添了神秘和美麗,人們舒心地笑著,笑臉花一樣盛開著。 電影開演了,人們安靜下來,千百雙眼睛都朝著那個碩大的幕布。一般演主片之前要加演《新聞簡報》,有時大隊書記還要藉機講幾個生產方面的問題。那時的電影大多是黑白片,印象最深的就是《地道戰》、《地雷戰》之類的戰鬥片,那時一部電影要看好幾遍,本村看完了,還要去鄰村看,大部分台詞都能背下來,尤其是《紅燈記》、《智取威虎山》等樣板戲,全屯的男女老少,都會唱出幾段、說出幾句。那時人們茶餘飯後談論最多的就是電影,抱孩子的少婦,窗下曬太陽的老人,火炕上納鞋底的大嬸,田間地頭的農人,一不留神,電影裡的經典台詞就會溜出嘴邊,引出一些深層次的探討和模仿。 露天電影,現在已經悄然走出我們生活的視野,但當時卻在農村盛行多年,並深受農村人歡迎和喜愛,它給偏僻的鄉村帶去精神食糧,讓人們開闊視野、獲得快樂,讓我們這些沒有走出村口的孩子,瞭解了外面的世界,它像一縷春風把清新播灑給農村,它又像潤雨清露滋潤著農村人乾渴的心田,它讓我們童年的心學會了飛翔。 時至今日,四十多年了,每每想起童年看電影的場景,都會充滿喜悅和溫情。真想在這個平靜的冬天裡,穿上厚厚的大衣,衣袋裡裝滿瓜子,站在有雪的大地上,看一場露天電影。是否還能找到童年的感覺?恐怕是要另有心境了。